互联网何藩丨他这一辈子只用一部相机,摄影诗

日期:2019-05-31编辑作者:科技 / 互联网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香港仔的渔船逐渐靠岸,西环的叮叮车沿着轨道缓缓行驶,街巷上方飘逸的万国旗,湾仔马路上的人肉红绿灯,中环街市里妇人在闲聊,情侣在楼梯间窃窃私语,街童在石梯上嬉闹……

何藩与他的Rolleiflex f3.5双镜反光相机

互联网 1

何藩60年代的作品

为纪念香港摄影师何藩(1931年—2016年)辞世一周年,香港苏富比在6月为其举办了一场《何藩 : 镜头细诉香港光影》小型展览,展示了何藩拍摄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的30多幅手洗摄影原作以及跟随他半个世纪的Rolleiflex f3.5双镜反光相机。

《渴望》

旧香港的小食摊与茶餐厅

互联网 2

互联网 3

何藩的镜头下,不难认出了那些年的香港符号。

《何藩 : 镜头细诉香港光影》小型展览上展出的相机

《勿忘我》(Forget Me Not)

他携着相机走街串巷,不停纪录着香港的点滴生活,他说:“在我的记忆里,一直都对香港有深刻的怀念”。

香港时期的街头摄影掺杂着艺术家的乡愁

互联网 4

湾仔的集体回忆

相比电影人的身份,何藩早在30岁时已是蜚声国际的摄影家,1959年便已出版了《街头摄影丛谈》。透过摄影诗人何藩的每一张作品,能看出作者眼中所见的人生世界。追忆起这位电影与艺术界的前辈时,导演吴宇森说:“何藩的作品可说是香港历史的一部分,叫人不免看一下自身及现今这高科技的世界,我们好像缺失了些甚么……那只好从他的照片中把失落的记忆追回来。”

《好久不见》(Long Time No See)

尽管当时的摄影沙龙对这类充满写实味道的街头摄影并不感兴趣,但却丝毫没有阻止他的热枕,并将这种感情融入到作品之中,把香港的城市肌理、血脉和人物化成一幅幅画。

互联网 5

互联网 6

*自小钟情于文学,却误打误撞爱上了摄影。***

《上海近岸》1940年代

何藩


在一幅摄于上世纪40年代的照片《上海近岸》中,一位渔人躬身划着小舟嵌进外滩的晨光里。离乱时代中,摄影师没有拍摄破碎的十里洋场,转而以淡淡的忧郁气质留住了人们渴望的安宁。

何藩是一个拍摄1950、60年代香港的人,


画面的记录者,当时还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何藩。早年已显示出诗人气质的他,后来成为香港家喻户晓的电影导演及演员。2016年6月19日,何藩病逝于美国加州,享年84岁。回顾过往,唯有摄影师的角色伴随他一生并为其终身所爱。

28岁就获得超过280个摄影奖项,

年轻时的何藩,英俊清秀

半个世纪前,何藩就吸引了吴宇森的注意。“那时他在一部颇受欢迎的西游记电影里演唐僧,形象清新得反像个笑容可亲的弥勒佛。殊不知这才是他的真性情,真切的笑容来自谦虚的态度,跟大家握手总是用双手紧握着对方的手,透过厚实的掌心让人感受到他的真切和热心,这是他的‘平凡’;在他的笑容的背后潜藏着内敛的艺术气质,后来得知他演戏以外还是位早已发表过不少杰出作品的知名摄影家,另外又比我们更先一步地拍了两三部倍受激赏的实验短片,但仍谦恭如一,跟着我们在一起痴迷,一起谈电影;那时候香港被称为文化沙漠,令我们对有文化素养或爱艺术的电影人都心存敬重,这是他的‘不凡’。”吴宇森回忆。

多次当选“世界摄影十杰”,

虽说何藩是大师,但我觉得他有种游走灵气与俗气间的“烟火味”。他说:“我欢喜别人叫我藩仔,因为特别亲切。”

1931年,何藩出生在上海,是富裕商家的独子。1941年,因为战争的缘故,到澳门洽商的父母滞留当地,十岁的何藩便在家佣的照顾下成长。为了逃避恐惧排遣寂寞,何藩常流连于南京路尽头的电影院,同时以父亲留下来的一台柯达Brownie小相机记录身边的景物。摄影不仅给何藩带去慰藉与快乐,他也凭《上海近岸》的获奖初露头角。另一幅捕捉雨天家中窗外城市景象的《上海雨天》也是目前能够找到的极为珍贵的上海时期的摄影。少年何藩在动荡状态中的“无聊”不经意间成为了艺术创造力的源泉,可以说,这一时期便是他摄影的起点。此时摄影中的人文关怀与诗意气质,掺杂着艺术家的乡愁,在何藩香港时期的街头摄影中得到了延续,成为今天我们纪念这位摄影诗人时烙在他影像中最富个人化的印记。

凭一手黑白照片屡次获得全世界摄影界的最高荣誉。

小时候他最想成为作家。从没打算过当摄影师的他,在上海读小学时就用父亲的柯达布朗尼小相机开始在外滩不停按下快门,其中有一张照片还被贴在了教室,他也拿了人生的第一个美术奖。

刚刚在香港苏富比空间落下帷幕的《何藩:镜头细诉香港光影》中,摄影家的镜头从黄浦江畔移到香江两岸,捕捉的依旧是普通人的寻常生活。《香港仔的黄昏》《后巷》《一帆》……镜头中,何藩运用光线与阴影交叠的效果合奏出温暖的歌谣。1949年何藩迁居香港后的全部作品,都是以一台Rolleiflex f3.5双镜反光古董相机拍摄的。

他同时也是香港情色片导演的“一代宗师”,

他也会笑自己是个俗人:“我对这样的虚荣诱惑还真是抵受不住。”他总是言语不加掩饰地介绍自己,让人感觉有趣而真实。

互联网 7

作品有《初哥初女初夜情》《三度诱惑》

何藩与他一生中最重要的——Rolleiflex f3.5 双镜头相机

《香港仔的黄昏》 银盐照片 49 x 39cm 1958年

《我为卿狂》等等,

在1946年他在广州培正中学读过书,后来才到香港生活。在香港中文大学时,他狂读巴金、郭沫若等写的文学作品,更在写作班遇上恩师赞他写作有潜质。

《后巷》 1955年

是70年代唯一一个将情色片拍成精美文艺片的先锋。

“我开始飘飘然啦,就不停的写作”,他说。谁知却因此劳累过度,得了头痛病,连看报纸都痛,看医生都治不好。爸爸担心他无所事事,就给他送了一部Rolleiflex f3.5 双镜头相机,这部拍香港拍了一生的相机。

互联网 8

他拍的三级片连张艺谋都点赞,

当我们因摄影而得知他,但他之所以拍照,不是因为他喜欢拍,而是因为不能再用笔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就用相机和镜头代笔来表达他自己。

《一帆》银盐照片 48.2 x 18.5cm 1957年

叶玉卿也甘愿在他的影片里,一脱成名。

当演员?当导演?辗转许久他最爱的依然是摄影。

互联网 9

互联网 10何藩拍摄的数十部情色片"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何藩作品《dyingsun》& 《men in uniform》

1945年,战争结束,一度停滞的香港摄影活动逐渐恢复,何藩在那时加入了几个协会和摄影俱乐部,学习摄影技术、研究美学和历史知识,并结识了一批香港著名摄影师。很快,何藩的摄影才能就为他赢得了约200个奖项和冠军头衔,并频频撰写杂志文章,进行公开演说。1956年,他被选为英国皇家摄影协会(British Royal Photographic Society)的成员,两年后被美国摄影协会评为全球最佳摄影师。

{"type":1,"value":"今年4月,香港蓝莲画廊展出了何藩从未公开过的摄影作品,

没有完成作家梦想的何藩,把中国文学的诗意带入摄影中。

1950至1960年代,是何藩摄影事业的黄金年代。1959年,他出版了名为《街头摄影丛谈》的文集。在这本书的开头,何藩阐述每一种艺术形式都各有特色和有点,又言摄影与其他形式的不同之处在于即时性与真实感。“没有一种艺术媒介能像摄影那样表现得十足肖妙自然,精确逼真,一成不变……惟有真人实事…才具有无比的表现力、感动力和说服力。”

我们和策展人Sarah Greene以及何藩长女何诗雅,

将大海与天空的宽阔搭配帆船的渺小,亦或是将几个海兵聚焦于左下角,发现电车轨与电线杆的线条,弄堂窗框的几何图形。把大自然之广阔,人物之渺小呈现出来,大小对比、构图仿如西洋绘画。

互联网 11

聊了聊何藩的黑白摄影和情色电影,

他爱以黑白色调为主,因为黑白能把色彩斑斓的世界抽象化,画面更有距离感,更神秘。这样亦中亦西,不中不西的独特香港风格,让何藩在30岁前就获得近300多个国际摄影奖项。

《父爱》银盐照片 41.8 x 31cm 1968年

“他立志要做中国的费里尼,

何藩一生获奖无数

何藩提出两类摄影——“写实”与“非写实”。前者以直接坦率的手法(如纪实风格)记录现实,而后者则着意呈现另一种真实,更像反映个人内在的灵魂精神。在艺术经理人Sarah Greene看来,何藩的作品力求创作出“非写实”的表现风格,“一幅街景不但展示镜头前的景象,更要显露镜头后摄影师的真情实意。”作品《父爱》是展览作品之一,父亲并不宽阔的肩膀上有一个小女孩,一束逆光照着女孩蓬松的毛发,还能看出一场阵雨留在破旧伞脚边的痕迹。父亲,无论怎样的父亲都是给孩子遮风挡雨的伞,这个场景,对于曾因战争被迫与父母分离的何藩来说,该是引起了心中的涟漪和温柔。通过这幅作品也能看出何藩的艺术主张——“每一张作品都是一个小窗子,透过它来看出作者眼中所见的人生世界。”何藩本人曾这样评论这件作品:“现实生活正如一道滔滔不绝之洪流…(摄影家)在变易无常的现实人生中抽取永恒的影像。”

最后成为了中国香港的何藩。”

在摄影艺术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后,年轻的他又投身于电影事业中,与著名的邵氏签约当过英俊小生。

曾有人问何藩为何选择街头摄影,得到的答案却出人意料。何藩说:“实际上,是街头摄影选择了我。”

编辑陈星

后来才当导演,亦执导近30部电影,是“实验电影”先锋。他的《离》更是获得英国宾巴利国际影展最佳电影。

“我从小就是电影迷,我热衷讲故事。来到香港后,我想以某种方式说故事。我进了当时堪称最好的学校圣保罗书院,想成为一名作家。因为写作突出,导师给我起了个昵称‘了不起的学者’。当别的学生还得待在学校时我已经可以出去工作了。

互联网 12

何藩:唯有真人真事才具有无比的表现力、感动力和说服力

“我喜欢各类写作,特别是小说。但是突然有一天,我不能继续学习了。因为偏头痛的不愈我无法阅读,医生也无计可施。我发现唯一能缓解头疼的办法就是上街散步呼吸新鲜空气。为了不那么无聊,我就拍点照片打发时间。我参加了一个比赛,拿到第一名,由此得到鼓励。于是,我开始用摄影的方式讲故事。”

互联网 13

当谈到电影与摄影时,他有自己的态度,自认从小是影迷,觉得电影的表达力远远超过摄影。

何藩女儿何诗敏(Claudia Ho)说:“我们发现,每当父亲谈到摄影时,眼睛里就闪烁光芒。摄影是他的初恋也是真爱,他从未想过要成为商业摄影师,他想要的是自由地表达自己。”

自述Sarah Greene

电影组织镜头的长短度,次序的排列,蒙太奇的组织,都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而摄影只能单一画面,有时间性。因此,他的电影与黑白摄影风格恰恰相反,是五光十色的,是突破传统的。

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中说,“摄影师一个有备而来的独行者,他们在都市游走,穿梭于城市中天堂与地狱的极端景观,怀着欣赏与同情之心,在城市漫游人眼中,世界永远‘风景如画’。”摄影学者冯汉纪认为,何藩正如一个漫游人,用他的相机关注着这个城市的民生点滴,作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何藩成功演绎了作家、摄影师、演员、电影制作人各个角色;更重要的是他拥有敏锐的眼光和一颗和煦的心。

今年4月份在香港,我们办了一个何藩摄影展,叫做“念香港人的旧”,一共展出了他的40件作品。

他说摄影是一种大众艺术,纪录两代香港大众点滴。

互联网 14

除了何藩最出名的几张照片外,有不少展品过去从未曝光,都是非常接地气、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香港街头的影像作品。

他用镜头捕捉着香港各种市井片段。五六十年代,九龙城寨外小市民在挑柴煮饭,街市小商贩卖豆腐,有父子在街边小食摊吃饭,有西装友在茶餐厅吃点心……每张照片,都将香港的过往生活活灵活现地呈现在你的眼前。

邵氏兄弟宣传照上的青年何藩

互联网 15

▲叮叮车是香港符号之一,至今已有113年历史。在何藩的镜头下,叮叮车的三级车厢中,售票员正在工作;那头一级车厢外,大家急忙地赶上车。

转任导演,不如摄影师那样自由了

互联网 16

▲旧日中环街市是香港如今仅存不多的包浩斯建筑,欢声笑语也随年代消逝。在自动扶梯起点的中环街市前身叫“广州市场”,经历几次重建,亦逐渐残旧了,差点被拍卖和清拆。幸好被改造成“城中绿洲”,在街市上层亦增设了画廊。

1961年,怀有电影梦想并以意大利电影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为偶像的何藩加入邵氏影业,起初担任场记并出演过一些配角。1965年,他在《西游记》中扮演唐僧,颇受好评。1966年,何藩开始创作实验电影,作品先后入选不少国际电影节。

互联网 17

以前坐叮叮车经过西环坚尼地城,还没进行填海,依旧清晰看见大小青洲。这两个离香港岛近500米的小岛,有着历史悠久的青洲灯塔,但人迹罕见。

何藩曾以玩笑的口气说:“我有名。但没有钱。”不过,在那个年代,何藩凭借他在写作、表演、摄影以及初为电影导演所积累的声名,很快被香港本地电影商选中。“在电影业,如果不赢得票房就算不上成功。因为得过奖,他们就让我在香港拍商业电影,但是在1970和80年代,假如不加入色情和暴力元素,就不会成功。”何藩说。1969年,何藩离开邵氏,1972年转任导演,执导过《浮世风情绘》《浴焰浓情》等一系列唯美派艳情片及文艺片。

这次的作品都是从他生前编撰的最后一本摄影集《念香港人的旧》中挑选出来的。

荷理活道是香港最早的一条街道,何藩当年拍摄的石级与国民电髪的石地基仍在,但邮筒已变邮箱。

“拍电影不像摄影师那样有充分的自由,他不得不拍摄了一些香港当时‘主流’的商业电影,题材比较庸俗,艺术性不高。但由于他的才华,使他能与制片人协商,从而为自己的艺术电影获得一小笔经费。这些艺术电影并不卖座,但正是它们,以及‘总有一天会拍摄自己的电影’这一希望,支撑着他经受住电影拍摄中遇到的挫折。”Sarah Greene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整个展览就像跟随何藩的镜头,坐电车贯穿港岛东西,游览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观看当时朴实的香港人的生活状态。

西港城总站两边的店铺早已更新换代,幸好现在仍能坐叮叮车欣赏街景。

1990年由何藩导演的《三度诱惑》成为第一部票房超过1000万港元的三级片。批评家们认为何藩许多电影的标准相对较高,他也常常被邀请担任知名电影节的评委。

每天参观展览的人都非常之多。从早晨开门到黄昏结束,画廊门口的长队从没间歇。许多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香港长大的人,看到这些照片都倍感亲切。

旧时的手绘电影海报诠释着当年香港电影事业的如日中天,《胭脂虎》的海报上印有谢贤的名字,还有粤语电影大反派石坚和演黄飞鸿成名的关德兴。

1979年,何藩的妻子和子女前往美国定居。1996年,退休后的何藩也搬到了加州圣荷塞。回忆当时,何诗敏说,何藩对自己的事业越发不满,追求艺术的失败以及住在美国郊区所带来的疏离与不安,令他越来越沮丧。

互联网 18摄影集《念香港人的旧》"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何藩的摄影作品是第一代香港本土艺术,他拍下了那些年艰苦奋斗的故事,见证着香港之所以从小渔港变成国际大都会,皆因有一群努力默默向上游的香港人。

“他没有运动的习惯,总是感到很乏味。他惟一的兴趣就是工作,这导致他的健康状况也变糟了。于是,我们建议他重拾相机。”何诗敏说。

互联网 19

*遗愿是回港,现在他的心愿总算“落叶归根”*

但是,何藩从没想过添置一台数码相机,何诗敏甚至说“他瞧不上它们”,他也对旧金山港湾区整齐的街道和高速公路毫无兴趣。何藩将自己拍摄的20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的大量底片整理了一番,并将这些此前从未公开的照片拿给了当地的画廊。

{"type":1,"value":"你从未见过的何藩影像

退休移居美国的何藩,仍时不时找出旧照片来怀念。在2015年开始,他便花精力挑选了500张充满故事性的照片,重新为之命名,想好了英文书名《Portrait of Hong Kong》。不过在2016年,他因肺炎突然入院。更让人遗憾的是封面最终没被确认下来,他就离世了。

2000年,何藩的第一场关于1960年代香港的摄影作品个展在美国加州举行。巨大的成功使何藩“重获了信心与快乐”,何诗敏说,“他找回了最初所爱,他的所言所行看起来都发生了变化。”

我自己第一次看见何藩的作品,是我在美国的一次短途旅行。他晚年移居美国之后,作品在三藩市不同的画廊展出。当时我觉得太震撼了。

何藩代理人SarahGreene与最终采用了这张照片作封面

何藩说自己对光线、阴影、线条和形式有一种直觉,此外,第二重要的是主观视角,通过这个要素创造出同理心。

了解到这些代表香港影像的作品居然已经数十年从未在香港本地展出,我觉得难以置信。2012年,我为何藩在香港举办了首次摄影展。

谈到何藩本人,在家人心中,他是个浪漫爱沉默的男人。在女儿心中,他更是个好脾气的爸爸。她说爸爸很怕坐长途飞机,很少回港,但一直惦记着香港,把香港视为永远的家。连出版影集亦坚持要找香港出版社。

互联网 20

当时只展出了十几张照片,反应非常热烈,我就想着要筹划更大型的展览。为了策展,我和何藩一起整理他的底片。

《何藩:镜头细诉香港光影》展览

《日暮途远》银盐 照片 48.5 x 38cm 1955年

何藩的街头摄影一直以富有形式感、艺术感而着称,但我发现了一些他拍下的没有处理过的相片,跟他其他作品很不一样,更自然,更生动。

今年,她为完成爸爸的心愿,回到香港,与Sarah在香港苏富比艺术空间举办了《何藩:镜头细诉香港光影》的展览。展览共展出32幅何藩的手洗摄影原作、他的Rolleiflex f3.5双镜头相机,他执导的电影海报以及文集《街头摄影丛谈》。

“手持照相机的诗人”

互联网 21

吴宇森导演的序文

《日暮途远》是何藩最著名的摄影作品。海浪从照片边缘涌入,不断拍打岸边。一名男子独自骑着三轮车,场面洋溢一片孤寂,而此时夕阳徐徐下落,四周庄严肃穆。他曾坦言:“假如我只凭一张作品留名,我希望是这张。”

互联网 22

并且在500张未公开发表过的照片中,筛选了153张制成摄影集《念香港人的旧》进行发售。摄影集更邀请了大导演吴宇森写序:“人去留影,不带走一片云,却是潇洒地留下绚烂的剪影……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重见人类间的温馨、善良、美丽和单纯。”

“这件作品拍摄于香港岛西区。当时我在学习中文,有一首诗歌给我极大的印象。我要找到一个地方,他能给我和诗中相同的感觉。那份心情、气氛和主要元素——所有这些都要表达出诗歌中的情感。当我发现了这么一个地方,我去了好几天。三轮车、步行回家的人、海浪拍打堤岸后残余的静默、光线压得很低……对我来说,那个决定性瞬间就是如此令人震惊。时至今日,半个世纪前拍摄时的情境仍浮现眼前。”何藩毫不掩饰对作品的深情。

他对我说,他自己是喜欢拍这种照片的,但是观众不太买账,喜欢他拍的几何感的照片。他其实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更多的观众,喜欢这样自然的作品。

《日暮途远》1995年

何藩是擅长运用主观视角和人道关怀的,并且从象征主义和抽象摄影的传统角度审视自己的作品。他认为象征主义的概念与自己对非写实摄影的追求不谋而合。无论是《日暮途远》,还是《返港》《送豆腐》《午后闲谈》,通过这些摄影本身以及标题的命名,都能感受到何藩摄影中强烈的叙事性。

我们尽量展出这样的何藩作品。上一次做这样的展览是2017年。

当中亦收录着何藩最爱的作品——《日暮途远》。何藩说过六十年来,拍了几千张照片,亦拍不回与这张最深爱的一样。如果他的照片,有一张能够名传后世,让人怀念。他希望,是这一张,唯一一张可以与他心灵相通,拥有他的情怀,有这样的实力、灵魂、意境的照片。

互联网 23

何藩是一个黑白照片摄影师,但是也拍过一些彩色照片。这次我们也收录了一些之前从未面世的彩色摄影。

虽然展览早已告一段落,但是想要一睹何藩的摄影作品,依然可以从最新一部作品集——《念香港人的旧》中看到。这部作品集中的150多幅影像都是首次发布,每张都展现出何藩对光影的完美掌控,是他送给香港人的最后杰作。

《暮归》银盐照片 1960年

互联网 24

**摄影集:《念香港人的旧》
**

《午后闲谈》银盐 照片 35.7 x 49.4cm 1959年

互联网 25

英文:Portrait of Hong Kong

互联网 26

互联网 27

出版日期: 2017/06/13

《喜相逢》银盐照片 39.2 x 47.7cm, 1963年

何藩鲜见的彩色摄影

出版社:香港人人出版

互联网 28

29岁前拍完了一生中的大部分照片

语言:英汉(繁)

“他尤其关注人生的悲剧性色彩。他将自己的眼与心所感受到的东西,与诗形成回响,并以照片的形式传达出来。从这一点来说,他打开了街头摄影的新方向,一个诗性的、抒情的维度。此外,香港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城市,而这恰恰又是何藩摄影的主要场景所在。这一场景的特殊性也赋予了何藩街头摄影的特殊性。”Sarah Greene说。

何藩其实到26、27岁已经是非常着名的摄影师了。

何藩是念旧之人,坚持胶片摄影。“我爱听快门的声音。对我来说它像音乐。我也爱暗房。”何藩也运用新技术,photoshop和Lightroom一类的软件可以增强照片效果。“我更喜欢暗房,但是因为健康的原因,我已经不再去了。”2013年他告诉采访者。

28岁时,他在本地和海外已经获得超过280个摄影奖项,多次当选由美国摄影学会所评定的世界摄影十杰。他还是英国皇家摄影协会的一员,一位五星级的双F摄影师,这是全世界摄影界的最高荣誉之一。

何藩也是有趣之人,熟悉他的人知道,无论在开会、讨论剧本或者谈电影时,一进房间,何藩就脱掉鞋子,赤着脚走来走去。吴宇森开玩笑地说:“有听说过赤足天使、赤脚医生,我们也有一位‘赤脚艺术家’。”

互联网 29

Sarah Greene说自己从未遇到过像何藩这么慷慨、谦虚、睿智的艺术家,直到2016年逝世前,何藩依然思维敏锐并常常与自己分享对摄影的认识。“何藩试图通过香港街景摄影表达更重要的真善美,但这并不掩盖他对摄影技术的深厚兴趣。他作品构图极为严谨,足以证明他对传统构图远离的了如指掌。他采用二次构图来塑造作品中的巧妙构图。即拍摄为‘一次构图’,剪裁为‘第二次构图’。”Sarah Greene说。在何藩看来,“剪裁”的重要性不亚于构图。因为,“构图是拍摄时将物体各个部分互相联结、比较、组织与安排。剪裁则是对既定照片的结构幅度再来一次‘加工’:把繁复错杂的画面删改、把多余累赘的景物扬弃;使画面更整洁统一,主题更鲜明突出”。他甚至将剪裁视为个人艺术表现的重要技法。声称“‘剪裁法’遂形成一个摄影师作风的标志,从而反映出他对构图的修养,对‘色’‘线’‘形’的了解…可见剪裁确包含了‘再构图’与‘再创造’之意义”。

互联网 30

互联网 31

何藩所获的众多奖项

《铜锣湾初晓》银 盐照片28.2 x 36.4cm 1948年

在颁奖典礼上,颁奖人见到何藩本人,常常问:“你爸爸在哪?”人们不敢相信,何藩原来只是一个那么年轻的人。

的确,那台陪伴何藩半个多世纪的Rolleiflex f3.5双镜反光古董相机、1959年出版的《街头摄影丛谈》以及收录了约上百张香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胶片摄影的新书《念香港人的旧》(Portrait of Hong Kong),都成为香港历史变迁和岁月之歌的见证。在维多利亚港湾盛放璀璨焰火的夜空中,曾经闪耀过一颗虔诚的艺术之星。

青少年时代到二十八岁是何藩最为高产的时期。二十九岁之前,他已经拍完了一生中拍下的绝大部分照片。

互联网 32

他一辈子只用一台双反Rolleiflex 3.5相机,那是业余摄影爱好者最常用的款式。何藩90%的作品都是出自这台相机。

2014年,何藩在香港中环。 图片来源 SCMP

互联网 33

当这颗昔日的艺术巨星2014年重返香港时,一面是被影迷热情追逐而显得有些不适,一面又对往日产生了怀念。“半个世纪前我就在拍摄中环的街景了。1950年和60年代,有很多后巷、窄路和露天市场,现在我已经记不起如何找到我的街巷了。到处是摩天大楼把一切都改变了,我都认不出了。”不过,何藩笑了笑说:“无论我喜欢与否,改变是永恒的真理,你无法与之抗衡。”

他90%的作品都是出自这台双反Rolleiflex 3.5相机

何藩常被描述为手执照相机的诗人。他淡泊、谦和、优雅且迷人。从黄浦江畔的少年,到香港岛西区的壮年,再到暮年返港的老年,他“花了大半个人生在等待那一刻珍贵的晨曦或黄昏,在孤静的一角,在如坐禅的心境、在如顿悟的刹那间按下快门,来捕捉那一刻眼中的和谐、一刻温馨和善良的美。”

他最出名的是黑白摄影,他也最喜欢黑白摄影。黑白让他跟现实保持某种距离,从而有种深度感、疏离感,一种半抽象或是超现实的味道,带着一点点梦幻的感觉。

导演吴宇森说,以前曾经在何藩的摄影展或杂志上看过几幅他的黑白照片,在脑海中五十多年停留不去,至今想来还是一样令人感动。

他擅长拍带有线条、形状、几何图形的照片,有很多有趣的光线和阴影对比。但是光有线条是不够的,里面还有人文的元素。如果没有人在里面,那张照片就会很空洞。

为了纪念故友逝世一周年,吴宇森特意写下了《感念一位师兄》的回忆文。文章结尾处,他写道:

互联网 34

“以往的人是很怀旧的,人与人之间互相关怀,帮助别人也帮助自己;恻隐之心大部分都有,在患难时刻,在社会上下都弥浸着一种重情重义的氛围;在文化沙漠年轻人追求文学,各个行业在杂乱无章中寻求改变、创新。就觉得,何藩兄的作品可说是香港历史的一部分,叫人不免看一下自身及现今这高科技的世界,我们好像缺失了些甚么……那只好从他的照片中把失落的记忆追回来。”

《模式》

“何藩兄的摄影,是先有黑白然后有彩色,然而有时候彩色中也有黑白……同样的光与影、同样的赤子之心与关怀,和谐与美……主题不变,一如他不变的为人风范。现今何藩兄彩色的人生已变回黑白,人去留影,不带走一片云,却是潇洒地留下绚烂的剪影……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重见人类间的温馨、善良、美丽和单纯;而在瞬间我会在照片中隐隐然看见他那赤脚的背影,他在笑,我也在笑……”

互联网 35

互联网 36

《W》

《劫后余生》银盐照 片 45.3 x 17.4 cm 1956年作

互联网 37

互联网 38

《箭头》

《人生如戏》 银 盐照片 33 x 46.5cm 1957年作

他过去住在麦当劳路那里。他常常从家走到中环的娱乐戏院或者皇后戏院看电影,随身带着相机,经过之处,看到什么就拍什么,这也成为了他日后惯有的摄影方式。

当时香港街头熙熙攘攘,香港岛、九龙、筲箕湾、铜锣湾,他都会去。铜锣湾还有船只停靠。还有香港贫民窟、木屋区、骑楼、大马路、石板街、食肆,任何值得按快门的地方,他都会去。

互联网 39

《湾仔集体回忆》(Recollection Of Wan Chai)

13岁自学成才

何藩从没念过摄影课,一切都是自学成才。

他出生在上海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做丝绸生意的,开了一间叫“何裕隆”的大宝号,一家住在虹口的“码头公寓”里,他的童年过得非常开心。

1942年,父母去公干,因为战争的缘故被迫滞留当地,将近四年的时间都没法在何藩的身边。当时何藩才11岁,身边只有一个老仆人相陪,独自呆在上海很孤单。有一次还遭受过空袭,他急忙往防空洞跑,轰炸机就在他的头顶飞过。

那个时候,他把自己沉浸在电影世界里,一周去老赛道的大光明戏院好几次。

13岁那年,父亲送了他一台柯达布朗尼相机,他由此接触摄影。他一开始拍的,就是所谓街头摄影。他在上海走街串巷,拍下《上海的雨天》《上海外滩》,在中学取得了甲级奖项。

互联网 40

《上海》

1945年二战结束,何藩和家人团聚,之后举家南迁,最后在香港安定下来。他在香港读完了高中。

在高中,何藩最钟情的其实不是摄影而是文学,他想成为一名作家。他很喜欢阅读和写作,甚至有一段时间因为过于沉迷其中而导致头痛欲裂。妈妈带他去看医生,医生无法确诊病因,唯有命令他停止阅读和写作。

毕业后,家里本来要他接管生意。他尝试了一年以后,觉得自己实在不能胜任。甚至连他的父亲也说他没有商业头脑,建议他去做自己真心喜欢的事情,比如拍照。

互联网 41

何藩在摄影沙龙作交流演讲

他最开始以沙龙摄影起家。那个时候香港的摄影业还没有商业化,没有代理摄影师的画廊,也没有正式的摄影学校去发文凭。在香港搞摄影的都是业余爱好者,通过摄影学会举办的沙龙影展来参赛和交流。

何藩早期的获奖作品都是沙龙摄影,他也是拥有最多作品入选国际沙龙的香港摄影师。

互联网 42

何藩最开始以沙龙摄影起家

立志做中国的费里尼,

却成了一代情色片宗师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情色片的市场火热,何藩是当时炙手可热的三级片导演。

他一度被称为“唯美主义情欲大师”。在《长发姑娘》中,导演、摄影指导都是何藩,他有一种独特的运镜和舞美,和极具空间感的构图。

互联网 43

互联网 44

互联网 45

《长发姑娘》剧照

何藩拍的《玉蒲团》(1986,亦名《浮世风情绘》),当时在慕尼黑拿了一个大奖,被评为“东方古典电影代表作”之一,甚至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材。张艺谋还是学生的时期,便已看过这部电影,说这是他最爱的情欲片之一。

互联网 46何藩执导的情色片海报"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其实何藩初入影坛,志向是拍艺术片,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中国的费里尼。

他没有导演方面的任何学位或者资历,为了入行,他先去做了8年演员。他当演员最出名的代表作是饰演唐僧,并连续出演了4部续集。

他有一次告诉我,他不喜欢当演员,而是更喜欢呆在镜头后面。有一次扮演唐僧时,骑的马从悬崖上掉了下去,他险些丧命。8年演员合约一结束,他就决定走向幕后。

互联网 47

何藩也算是当时邵氏的当红小生

1969年,他执导了第一部长篇实验电影《迷》,便入围戛纳和柏林影展。

那时候,他和着名导演吴宇森是好友,吴宇森把他叫做“赤脚艺术家”。当时他们一起在西班牙拍电影,何藩是导演,吴宇森是副导演。

他想在情色片的类型中开拓艺术创作的空间。他接了一个叫做《心锁》的新片,讲述的是一个不安于婚姻生活的学者决定出门旅行,一路以性的方式来进行各种探索。经历了很多有趣的事情之后,学者回到了妻子身边,但是妻子已经成为一个妓女。

互联网 48

《心锁》剧照

这部片子其实是个悲剧。影片里除了色情场面以外,何藩也非常用心地经营了故事叙述、服装、美术等方方面面。片子拍得特别美,还得了奖。

但是后来这部片子的版权被另一个制片人买走了。他为了迎合市场,删除了里面有意义的部分,只剩下纯色情。何藩非常愤怒,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互联网 49

何藩在片场

65岁那年,他决定息影退休。那个时候他的妻子和家人都已经移居美国,他也离开了香港,前往圣荷西与家人团聚。

“东方布列松”

何藩被称为“东方布列松”,他自己也很推崇布列松。

布列松说,拍照就是要捕捉那个“决定性瞬间”,也就是最高潮的一刻。何藩也会等,等光线,等人,等所有他需要的元素都齐备了,在那个正确的瞬间按下快门。

互联网 50

《日暮途远》(As Evening Hurries By)

他最喜欢的一幅作品叫《日暮途远》。他说:“假如我只凭一张作品留名,我希望是这张。”

日落时分,海浪不断拍打岸边,坚尼地城海边的一位工人推着三轮车。这是一个很安静的场景。你甚至可以感觉到当时的氛围。这幅照片的灵感是来自于一首诗:“日暮途远,人间何世。”

《秘巷》中,一位老太太走过小巷,看似无意走进镜头。事实上,这位女士就是他的奶奶,他让她走过小巷,烟雾也是他自己放的。他构建自己的画面,已经像一个电影导演。

互联网 51

《秘巷》(Mystic Alley)

说出一个事实,可能会让很多人失望,何藩的很多照片都是有前期设计和后期加工的。

其实何藩的二次创作很鲜明,他后期会在暗房创作。最出名的一张照片是他的成名作——《阴影》,获得过五十多个摄影奖项,拍卖价格也是何藩所有作品里最高的,四万五千美元。

互联网 52

《阴影》(Approaching Shadow)

这是在铜锣湾皇后学校的一面墙,他让表亲Vivian站在那里。阴影的末端接触到她的脚。

实际拍照的时候,墙面上并没有那个三角形的阴影,这是何藩在暗房处理的时候自己添加上去的。阴影寓意着女孩的青春年华终将逝去,这是每个人无可逃避的宿命——有一点悲剧的意味。

布列松从来不会裁剪他的照片,但是何藩承认,自己喜欢随心所欲地裁剪自己的作品。他曾说过,“摄影受制于很多因素,有时环境不允许你在当时拍到最完美的照片,回去再剪裁,进行二次构图,在意义上跟电影一样,只是没了时间性而已。剪裁等于重整江山、去芜存菁。”

互联网 53

《海边》(Waterfront)

晚年仍是工作狂

何藩拍下的最典型的影像,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

那个时候一批大陆、越南的人涌入香港殖民地。大家都很穷,每个人都在努力维持生计。当时有句民谣,“鬼叫你穷啊,顶硬上啊”,就是说谁叫你穷啊,咬紧牙关去力争上游!何藩很多照片都是拍这些籍籍无名的小人物的喜怒哀乐。

他并不是被动地记录香港。而是在捕捉香港的灵魂。他拍出了香港人的韧性。他们辛勤工作,保持微笑,热爱生活,虽然生活艰难,仍继续前进的奋斗精神。

等他晚年到了美国,他做的主要工作就是重新整理、编辑早年拍下的这些影像,以叠加、并置等等艺术手法,让它们焕发出更加新鲜和深刻的意义。

互联网 54

《梦幻景象》(Dream Scape)

互联网 55

《魔幻现实主义》(Magic Realism)

互联网 56

《建造》(Construction)

互联网 57

《香港威尼斯》(Hong Kong Venice)

比如《建造》实际上是由两个50年代的底片制成的。

比如《香港威尼斯》,一个男人在巷子里撑船。实际上是一幅拼贴画,他大胆地使用两三张不同的底片拼凑出一个有水面的街景。但实际上那个场景从未真正存在过,也极具神秘感。

对他来说,香港的回忆并不是过去生活的简单记录,而是回忆。回忆并不清晰,不是那么准确,像是做梦。

他还告诫我们,“千万不要抛弃旧底片,因为它们可能是一个宝藏。今天你在底片上看不到的东西,十年后因为成长了,人生哲学改变后你可能对同一影像有新的看法。”

互联网 58

何藩曾出版过的三本摄影集

何藩晚年曾出版过三本摄影集:《香港追忆》、《人生舞台》和《香港回忆录》。他把自己的作品分成了三个时期,“第一本是画意,继而写实,近期的第三本书则是新派,既非画意,亦非写实,而是既有画意又有写实。”

互联网 59

晚年何藩

做最后这本《念香港人的旧》时,何藩已经84岁了,走动很少,但仍然精力充沛。他非常努力工作,可以说工作狂到一个强迫症的程度。我们每天花好几个小时整理、裁剪底片。一谈到摄影,他眼睛里面好像有火。

他很喜欢海明威说的一句话,“你可以毁灭我,但不能打败我。”或许他最终没有如愿成为“中国的费里尼”,但世界会记得他是来自中国香港的何藩。

互联网 60

互联网 61

自述何诗雅

我妈妈和爸爸是远房亲戚介绍的,是在一次家庭聚会,两个人遇见。当时我爸爸18岁,正在读高中,我妈妈当时读医。妈妈送给爸爸的第一份礼物,是一本关于摄影的书。几年之后,他们就结婚了。

他们都很喜欢文学和古典音乐,两个人经常一起听德彪西、勃拉姆斯、马勒。他们两个还是电影发烧友,最喜欢就是一起窝在戏院看戏,最高纪录是一口气马拉松式的看了五出。听我妈妈说,他们看非常多艺术电影,很多都是欧洲的——法国的、意大利的,他们喜欢《八部半》《甜蜜的生活》。

他们感情一直都很好。我出生的时候,爸爸已经30多岁了,我有个弟弟,跟我差2、3岁。

互联网 62

我从出生到小学,都是住在铜锣湾,是一间很普通的公寓。再大点的时候我们就搬去半山,中环上面。搬家主要是想靠近我们读的小学和中学。家里不算很富,也不是很穷,没有担心过钱。

我印象中,他不是一个喜欢早起的人。我们上学的时候,他未必起床。他工作很忙,不过周末都会抽时间在周末和我们去新界兜风、吃饭,去浅水湾海滩玩。

我们的家庭消遣很多时候都是去看电影。看完之后他常常会问我们意见,讨论怎么拍摄,镜头运用、光线运用,聊一下剧情。他说的很多方面,常常都是我未必特别留意到的东西。

互联网 63

《线条和形式》(Lines and Forms)

爸爸拍照是天赋来的

他平常节奏挺慢的,偶尔说起电影、摄影,就会变得很快。

小时候,我已经觉得我爸爸好“靓仔”。家里有些明星杂志,经常见到爸爸的照片在上面,他是做演员的。我听他提过,其实他一直都是想做导演的,只是必须先经过演员这个阶段,我想他觉得都是有收获的。

互联网 64

小时候,我已经觉得我爸爸好“靓仔”

在我读中学的时候,爸爸整天都会出去拍戏,去很多地方,欧洲啦、台湾啦等等。我曾经去过一次他的片场,是一个室外的球场。

小时候我都没有留意到,原来我爸摄影好犀利,后来才知道爸爸拿了那么多奖。他还开过摄影展,那时候的摄影展是不卖照片的,我爸爸拍照,不是志在挣钱,他真的喜欢。

家里挂了很多他的摄影作品,比如《阴影》《日暮途远》《建造》,挂满整幅墙。听我妈说,他洗照片就在家里的洗澡间自己洗的,也没有什么特定的暗房。

互联网 65

家里挂了很多他的摄影作品

我也有去过一些他拍照的地方,中环、上环、西环。那个时候很多骑楼、有街市、小朋友,就是我爸爸在照片里呈现这样的,现在当然现代化很多了。

他也会出去给我们拍照。同一个景点,他的角度就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我都想象不到,原来照片可以这样拍的。他的触觉是和我们不一样的。所以我有时候觉得,这些真的是天赋来的。

互联网 66

《老香港之梦》(Dream Of Old Hong Kong)

他把一万张底片全部搬去了美国

我爸爸40多岁时,我、弟弟和妈妈就先移民去了美国,他自己留在香港很多年。后来他退休,终于也来到美国。

他是在上海出生的,从来最喜欢吃上海菜,狮子头、百叶折、炒鳝糊。初初到美国时,他老是找上海菜吃。

互联网 67

《私密》

在美国,他好像显得有点无所事事的样子。我就说,你不如出去看下,做回拍照的东西。于是他就开始出门,去家附近的画廊,认识了一些人。聊着聊着,就开始出书又办展。最后这几年,出了4本摄影集。

最近那本《念香港人的旧》,是从500张照片里挑出来的150张照片。他对自己的照片有一个星级评价系统,自己最满意的给三颗星,还可以的给两颗星,自己觉得不太好的给一颗星。一边挑照片,他还会一边做笔记,一叠一叠纸的记录,看到照片,有什么想法就写下来。

互联网 68

何藩会用纸张记录笔记

当时,每天工作8-10小时都在挑照片、处理照片。忽然很短的时间内,因为他肺炎有并发症,我完全没有想到,在医院2周就去世了,去世时我们全家都陪在他身边。

我爸爸他从年轻到老,都是很有修养的一个人,脾气非常之好。他一向很温和,很安静,自己坐在一角看底片。会研究怎么样用不同的裁剪方法,有没有新的科技,能有突破。他对电脑不是很擅长,于是就叫朋友来帮他。我其实有点佩服,年纪大了,还可以有这个激情。

他以前拍的照片,一张都没有扔掉,来美国的时候底片全部扛来美国。不完全统计,应该是有1万张,到现在都还没有整理完。

互联网 69

我爸爸说过,“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通过大量的底片搜寻那些被隐藏了半个世纪的价值。”

他没能目睹《念香港人的旧》这本书的出版,但我们也算是完成了他的心愿。我们现在还在继续做这些底片的整理工作,希望继续从不同的途径将爸爸的摄影理念及精神传承下去。

图片由Blue Lotus Gallery、何诗雅提供

________

互联网 70

互联网 71

{"type":2,"value":"

本文由优德88官方网站手机版发布于科技 / 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互联网何藩丨他这一辈子只用一部相机,摄影诗

关键词:

的小众手提式有线电话机,傍上金主

从魅族成立到如今已经有16年的时间了,可以说是最长寿的国产手机厂商之一,而且因为2007年发布的魅族M8开创了国内...

详细>>

Pro明日现货发卖【互联网】,BlackBerry1陆s圆满屏

根据小米官方消息,在4月24日下午,小米在印度举办新品发布会,正式推出红米系列新机红米Y3。 4月24日消息,小米...

详细>>

PD快充移动电源RMP0398拆解,PD双向快充移动电源

LED电源指示灯放在正面包车型大巴,还也是有个二个明了的一千0mAh PD字样。 底层印有规格参数。那款格力GP拾0一充电...

详细>>

什么人更值得买,Cook无奈靠边站

问题: SamsungS十在中原启幕上架出售,合理的定价,无分明短板的水桶机,贩卖境况较S八S九好了大多,以致多数型号...

详细>>